徒劳徒劳什么鬼

用来爬墙

他是我的来时路,你是我的身后身。

azure:

       战斗有时,受伤有时,巅峰有时,沉沦有时。生有时,死有时,拥抱有时,杀戮有时。


       曾觉得,一个将军最好的结局就是在最后一场战争中被最后一颗子弹打死,远好过返回故乡慢慢凋零。刚看完金刚狼3的预告后,更是觉得如此。就像X教授,我宁愿他在黑凤凰的攻击下灰飞烟灭,也不愿意看他垂垂老矣不得体面。


       但原来,一代传奇的陨落竟是那样哀丽而动人。


       看着狼叔那样寥落,胸腔里想被灌满了柠檬汁一样酸楚。就像反派所说,我真是心碎啊。他曾是那样百战不殆的战士,百年的战争洪流一脚跨过,如今却步履蹒跚时刻都会倒下,他曾是那样不拘小节的豪侠,从不回头看爆炸,就算是一座城市化为焦土也不抬眼睛,但如今却在明知自愈能力降低时仍用身体挡住射向车辆的子弹,他曾是那样标致的力与美的代表,千万人中一眼就可以认出,如今却像个狼狈老去的普通男人,穿着鲜亮的女生从他臂下穿过,他只是粗重而疲倦地喘息。X教授也是如此,曾坐拥一整座庄园学校,如今却只能侍弄盆栽。英雄在战斗中失利时我心焦灼,英雄被挑拨而敌对时我心苦涩,但暮年之境是不忍细看啊!


       第一次感情爆发的点是在护士的录像中,看着稚嫩懵懂的男孩在狭窄囚笼中释放振动波,眼泪瞬间浸满整张面庞。我的Alex,我的Alex啊!那个以为关在单独牢房就能远离纷争的Alex,那个在同伴起哄下羞怯地释放超能力的Alex,那个在越战泥沼中脱身时眼神仍如初温热善良的Alex,那个细心扶着弟弟镭射眼走入学院的Alex。我本以为他葬身爆炸永难归来,但英雄会伤会败甚至会亡,却永不会消弭。之后果然,冰人、电光人的技能都得重现,青葱的小领袖拼劲全力举起汽车时,我仿佛看见了凤凰女坚韧的神色,当年帮助Erik举起潜艇的教授声音又一次回荡在耳畔。


       两次下葬都是无法抑制的悲痛,隔着纸巾紧紧掐住自己的脸才免得嚎啕大哭。X教授已经逝去过一次,但那时尚有大理石打的墓碑和雪白玫瑰,这次是片笼罩着轻薄雾气的水畔林地。他在我心中本就是个和甘道夫、邓布利多、梅林一样的智者,葬在精灵领地般的所在倒也还好。但是看着狼叔崩溃地砸车发泄时,教授临死前喃喃的“逐日号”便在脑里嗡嗡作响,实在是心肝交摧。邪恶力量里的Dean得知父亲为自己换命后也拿车发泄,都是一样的啊,就算心绪情义难宣于口,就算像个石头打的硬汉,这份别离哪堪承受?劳拉安葬狼叔时低声念起那段电影台词说道,枪声不会再在山谷中响起,更是让人失控。我们这样不舍他的离去,但他说“死亡原来是这种感觉”时那样宽慰,又怎么忍心自私地要他继续离群索居浴血战斗?安眠吧,我的英雄,安眠吧。我曾经恐惧幽闭暗室,但在见你后鲜有怯懦,因为我知,世上有你这样的人令罪恶胆寒。你长埋六尺地下,灵魂却将永存。


       最后劳拉将十字架摆成X模样,更是催泪到犯规。这一代X战警如同背负着与生俱来的考验,艰难行走在这严酷世间,时常被侵扰时常被诅咒,学校里的安稳和拯救世界的荣光总是转瞬即逝,但他们对得起这个代表了无尽可能无尽希望的字母。


       而就在这路牌指引下,新一代的孩子已经上路,他们也许还不能纯熟操控自己的能力,但围成一圈攻击恶人时,和当初交付后背的前辈有着相似的光芒。



评论

热度(56)

  1. 徒劳徒劳什么鬼azure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我本将心向明月azure 转载了此文字